游客

游客

    • 书架
      收藏漫画

      宝宝,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画
      • 加载中......
      全部收藏 0
    • |
    • 历史
      阅读漫画

      呜呜~宝宝都没有阅读过漫画诶~

      • 加载中......
      历史记录 0
    下载APP
    扫一扫 下载APP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 爱优漫 > 资讯 > 国漫同人文章 > 【三四同人】剑与花(四)

    【三四同人】剑与花(四)

    时间:2017.10.18 15:37:26 来源:爱优漫整理 作者:未知

    【第七章】四月

    仿佛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炙热的气息,她感觉到身体有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畅快。

    下意识地展开了尚在火光中的双翼,她终于清晰地体会到了生存的意义,在这一个瞬间。

    活生生的,朝气澎湃的,时刻渗透着温度的身体,此刻的她,才是能够被称为是生命的存在。

    当她从漫长的黑暗中苏醒过来,用力睁开那双已经闭得有些麻痹的眼眸,迫不及待地想要直面这个真正的世界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青年的面庞。

    不是天,不是地,不是山水不是草木,她在浑浊无光的地方中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漫长的岁月,等待了多少个数不清的日日夜夜后,张开双眼的第一眼,第一刻,瞧见的便是他。

    火光中,他赤红的飞扬的发似要与周围融为一体,额前那两缕透着银光下,她看见了那对眸子——那一眼仿佛亘古一般绵长。

    恰似碧空绿湖一样剔透的瞳仁中,清晰地映射着自己这具重获新生的身体。

    只是下一秒黑暗就已经铺天盖地地来袭——她是真的累坏了,几乎立刻就能睡死过去。

    破出蛋卵的那一刻不知道费了她多少力气,天知道她现在连吃奶的力气都没有,随便一个巴掌都能把她给拍扁。

    这副身体来到世上的第一感觉,又累又饿,简直不能更糟糕。

    这一睡又不知道要睡多久,昏昏沉沉中似乎依稀能够听到一丁点声音——有人在说话,还不止一个。

    “呀呀,你打算管这小家伙叫什么?哎我告诉你啊这个小不点可是只火凤凰啊哈!古籍上说这种生物忒高冷忒有气势,这名字可不能随便起……”

    喋喋不休的,真是把聒噪的声音啊……还让不让人睡了……

    她下意识地努努嘴,却发现自己正被人抱在怀里,头靠着个温暖宽敞的东西。

    唔这姿势挺舒服,她心想,于是满意地又将头往那东西上蹭了蹭,继续睡。

    她还不打算醒来,但是耳旁的对话却还在不断地传来:

    “嗯……小红不行么?”清清冷冷却平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困惑。

    “又是小红,你也是长着一头红毛你怎么也不叫小红……”刚才还吵闹着的声音此时很是无力。

    “你随他便不就好了么,这别人的鸟你管来作甚。”唔第三个了……

    “这不能不管啊……你看他的那两把剑叫什么了!”这声音还在继续。

    “……这不用怕了,我没有第二个名字给他用了”第三个人迟疑道。

    “就小红好了。”这是抱着她的那个人。

    “不行!!换换换……”

    “……毛毛?”

    “换!”

    “……小火?小凤?小凰?”

    “……故意找茬吧你。”

    “不然你给改一个。”

    “你大爷不就是改个名字么这事儿往你身上一搁怎么就这么令人发指了呢?!得得得,你就随便改个像你这样的算了……”最初的那个声音最终屈服道。

    “小三?小月?”

    “……还有三三和月月是么,你真的够了我放弃与你对话……”

    “唔。”

    然后周围安静了好一会儿,一直被吵得眉毛揪成一团的她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

    朦胧中,睡意正浓厚时,似乎有人用手指抚上了她的眉毛,轻轻地将她皱着的眉揉开,连带着还摸了摸她的头。

    那抱着她的人良久之后,微不可闻地叹了声气,依旧是清冷闲淡的嗓音,却是比方才小声了不少:“……四月呢?”言语间隐隐藏了少许征求意见的味道,却不知是向着谁。

    就叫四月,行吗?

    ……只是可惜他口中的四月却已经躺在他怀里完全睡死过去了,这时压根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夜阑挑了挑眉,正想要再说些什么,却看见三月抬起眸,在他张嘴之前轻轻地将食指置于薄唇之间,眼神里夹杂了一点小无奈。

    这小家伙睡着了。

    见此,聒噪的神君便摊摊手,乖乖地闭上了嘴,然而却不甘心地朝三月对着口型:……我觉得你看起来像个老态龙钟的慈父。

    三月选择性无视,转身就走。

    【第八章】夜久无云,月华如水

    当晚三月抱着四月回到月华府的时候,天色已暗,明月现于苍穹之上,皎洁的月光包裹了整座容尘山。

    月华府并非浪得虚名,这里是整个九重天上最佳的赏月之地,地理位置之优越,丝毫不亚于临海殿上夜阑神君的摘星阁。

    摘星阁上手可摘星辰,月华府中手可触明月。

    而此刻三月来到的这个地方,昔日来到过的人,数遍手指却也不过五个,连伺候着他的住在容尘山上的小仙们都未曾踏入过一步。

    容尘山上漫山遍野都是山茶花,可从观赏的角度上看,比起此处却还是差了那么点火候。

    这里是月华府中三月神君寝殿里头的一个后院,但凡是来过的人无不是和三月神君有不止是一点交情的。

    像当今天帝苍穹和临海殿的夜阑便已占了两个指头,剩下的三个,一个是行云殿的烨河,一个则是住在容尘山隔壁山头,那长莲山上的忘川。

    至于占着第五个指头的,却是三月神君的一位故友,这个载满月光高雅别致的后院便是出自这位故友的手笔,三月一如他的习惯以这位故友的名字来给这个后院命名:无云。

    夜久无云天练净,月华如水正三更。

    无云。

    但凡是跟三月神君熟识的人都很无奈——三月总喜欢拿他们的名字来给身边的事物命名,就拿最近铸造的那两把神剑来讲,他身边的天帝苍穹和夜阑神君便成为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尽管三月这癖好让他们很有些困扰,可他们纠结那么一下后却都会摇摇头一笑了之:这其实是种亲近的象征,更何况他们也没有什么很大的损失,并不忍心去责怪这样来展示他们之间的友谊的三月。

    可无云和他们不同。

    三月每每踏入这无云院时,目光却总会下意识地稍稍停留在这院旁石碑上刻着的无云二字上,眼眸里流淌过说不出意味的光。

    总有一些不能回忆的往事会被小心地掩藏在记忆之河中,回想起来过于痛苦,想要就此遗忘……奈何又舍不得。

    于是每每想起来,便仿佛喝了一口苦茶,苦涩了整个喉咙。

    可是有些事物却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变化,比如这无云院。

    物是人非,这个形容最是合适不过。

    夜微凉。三月无声地站了一会儿后,却抱着四月朝院中的小石床走去,衣袍稍稍一摆便躺到了石床上,上方夜空映入眼帘,除去明月还有漫天的星子。

    他不怕冷,有时候看月光看久了,直接睡着在这石床上也是平日里常有的事,这又是他的其中一种习惯。

    只是方躺下来,却才发觉自己的手上还多了个小东西——大概是觉得有些冷,四月此时正蜷缩在他的怀里,娇小的身躯在月下耀眼依旧。

    她还太小,根本谈不上什么御寒能力。

    三月微楞。反应过来时侧过身,轻轻将她置于石床之上,自己的身侧,然后指尖一弹施了个术,石床周围便泛起了微弱可见的光晕,院里的空气却在这光晕中渐渐变得暖和起来。

    直到四月完全将蜷缩着的身体舒展开来后三月才停下来,将左手垫在了脑下仰躺着望向寂寥的夜空,沉默地赏着星月。

    无云院中,红发白衣的青年卧于石床上,一手撑头仰望苍穹,另一只手却在不经觉间绕到了身侧的小凤凰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它的头。

    石床周围的山茶花微微泛着清香,青年那映着月光的眸子却稍微有些黯淡。

    *本文内容不代表爱优漫观点,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